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二维码

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手机版

猎豹体育 - 科幻体育 - 穿越从香江开始在线直播 - 第二七三章? 双刀追杀

第二七三章? 双刀追杀

红人正在直播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两个日本特工一个举枪对着长毛红武藏身的过厅门口,一个动手开门。即使动作再轻,门轴转动还是发出“吱呀”的声音,过厅那边的长毛红武立即就有了反应,左手的手枪伸出来就是“啪”的一枪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枪掩护的特工连忙开火,“啪啪啪啪”打得过厅门框木屑横飞,根本不让长毛红武冒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的特工打开了客厅房门,前院就在眼前,他回头拍了拍开枪掩护的同伴,指了指被绑在椅子上的淑芝,轻声问: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已经审问出了淑芝的身份,知道这不过是陈路柏包养的一个妓女,原本还想着既然陈路柏肯把这个妓女送到家里来,肯定是心疼有感情的,就正好等陈路柏回来用这个妓女做人质,逼陈路柏就范。不过现在行动暴露需要紧急撤退,这个妓女虽然有做人质牵扯陈路柏的价值,但现在带上她只会是个累赘,怎样处理一时在模棱两可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同伴的反应要比开门犹豫的日本特工要干脆多了,开枪的家伙直接调转枪口,“啪啪”就是两枪,打在了淑芝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毛红武在过厅门后又听见两声枪响,却没看见自己这边有子弹射过来的痕迹,心里一惊,暗叫不好,他不再伸出枪口乱射,马上探头,正看见两个枪手在客厅门口转身往前院跑,其中一个枪口还对着右边方桌前的一张椅子,那张椅子上捆着一个女人,胸口鲜血直冒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,陈太太被杀了!长毛红武心里又急又怒,立即伸手开枪,“啪啪”两枪,子弹瞬间追着那个枪指陈太太的枪手射过去。这回有眼睛看着,距离又近,长毛红武终于打中了枪手,打得对方一个踉跄,急急忙忙地逃往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枪之后枪机一震,没有子弹了,长毛红武干脆地把手枪一扔,左手抓起先前插到门扇上的鸳鸯刀,再持双刀,左右挥舞一个刀花,直接朝着受伤逃跑的枪手猛扑而去——陈太太被枪手狗急跳墙打死了,他要不能留下凶手,陈路柏回来就说不清楚了,到时人情做不成反到会做成仇人!

        长毛红武直冲到客厅的房门边,才一探头,“啪啪”两声枪响,子弹“咻咻”地从他耳边掠过,再一次被逼到了门边冲不出去。他刚才已经看清楚了,两个枪手一个腰上受了伤,被另一个人扶着,正在往院门口跑,院门外边似乎还有接应的人,不停地在有节奏的拍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毛红武心里大急,连声喝呼:“前边的弟兄,快把人堵住,别让他们跑喽!”他一时没有办法,只能再次咋呼,营造包围的架势,给逃跑的枪手施加些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外面街上突然传来巡捕“哔哔”的警哨声,声音又急又近,可以听到有人群喧哗,紧接着“啪啪啪啪”的枪声响起,前院围墙外一下子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毛红武稍稍一愣,没想到真会有人在前头堵,心中大喜,兴奋之下,不管不顾,直接从门边墙后闪出身来,大喝一声:“兄弟们堵得好!贼子哪里逃!”

        前院的院门已经打开,两个枪手半边身体都站到了院门外,两人已经分开左右两边,都贴着院门后,把枪举着分对左右,不时地朝两边街头射击。外边左右两边明显是有人在夹击他们,子弹不停地打在门前的地上、墙壁上,乱溅起灰尘。

        兴奋之下,长毛红武把听过的戏词都喊出来了,他见枪手顾不上自己,立即趁机朝院门猛扑。

        院们外两个日本特工心里有些绝望,左右两边来了不少巡捕和青帮的人,堵住了两头街道,他们已经被逼住了。刚才接应的同伴也受了伤,躺在墙边奄奄一息,三个人里只有一个完好无损,带着两个伤员他是无论如何也走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对面茶摊子后面有一条缝,你快突围,不要管我们!”腰上被长毛红武打了一枪的日本特工很果决,直接让同伴自己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受伤的日本特工回头看了受伤的同伴一眼,犹豫了一下。院子里长毛红武手持双刀朝院门的两人扑来,受伤的特工立即调转枪口,冲着院子里面“啪啪”开了两枪,打得长毛红武一下转身,跳到院中的那颗老槐树后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了两枪没有了子弹,受伤的日本特工立即换弹匣,槐树后的长毛红武窥见动静,蠢蠢欲动,被另一个特工打了一枪,子弹“啪”地射到树干上,打断了长毛红武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受伤的日本特工换好了弹匣,催促同伴快走,他伸出枪口,“啪”地一枪,把躺在外边院墙下,受了重伤、奄奄一息的那个接应的同伴直接打死,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决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受伤的特工领会到了同伴的意思,不再犹豫,立即朝街对面的茶摊跑,茶摊后面两座房子直接有一条一尺宽的墙隙,那里是现在唯一的生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受伤的日本特工马上开枪掩护同伴,不停地朝左右两边街面开枪,他没忘了院子里的长毛红武,眼睛不时朝院里瞟,注意长毛红武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长毛红武一见两个枪手跑了一个,心里有些急,见剩下那个受伤的家伙朝外边开枪,顾不上这边,连忙就要从树后往门口扑,他的鸳鸯双刀早就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才扑出去两步,院门口的枪手突然把身体一转,枪口一下对了过来。长毛红武心里着急,没有再往槐树后缩回去,而是瞬间加速,直接朝斜上方一跳,躲开了枪口的射线,身体朝墙壁上靠。这一下只是临时的,对方只要继续转身,枪口还是能对过来,长毛红武于是做好了再扔飞刀的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枪手却没有追着打的意思,长毛红武看到,对方突然离开了院门的掩护,也往街道对面走去,边走边捂着腰间的伤口,走得踉踉跄跄,但手中的手枪却丝毫不停地往左右两边的街道继续喷射火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要逃?长毛红武一下急了眼,顾不得再躲枪了,直接朝院门口冲。

        受伤的日本特工站到了街道上,看着同伴安全地钻进了茶摊后的墙缝,放下了心。他血流了一路,再也走不动了,就大大咧咧站在街上,一会儿左一会儿右,随意朝两头开枪。两边都有巡捕青帮的人朝他射击,子弹在路面扑出一道道灰尘,随时都可能打中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本特工明晃晃站着,不躲不避,左一枪右一枪的打,毫不在乎。这时只听院门处一声怒吼:“杀!”长毛红武手持双刀,从院子里猛地追杀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