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二维码

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手机版

猎豹体育 - 都市体育 - 开局就成了嫌疑人在线直播 - 39、细思极恐

39、细思极恐

红人正在直播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江一宁的突然发难,不止是那名青年,就俩肖唯源和那两名警司,一时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…你们是什么人?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名青年紧张地一手抓着背包带子,一手伸进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肖唯源三人还没反应过来,抓住机会,突然掏出一把小刀,刺向江一宁,想把江一宁吓退,闪出空间,好让他冲出电梯门,夺路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一宁冷漠一笑,之前被枪指着他都无所畏惧,就眼前这小场面,还想吓退他?

        江一宁猛地侧身,伸出手如老虎钳般死死地捏住青年的手腕,顺势一拽一拧,那青年就被江一宁贯在地上,瞬间扑街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被江一宁用膝盖压住的青年,肖唯源几人也回过神来,矮个警司立刻掏出手铐,将那青年反铐住:“不许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肖唯源从地上捡起青年的小刀,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时,肖唯源回想起所有的信息点,才彻底明白过来,眼前这住在被害人对门的青年,应该就是凶手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青年住在被害人对门,与田艺的交流自然是方便的,两人若要来往,只要不下楼出去,根本不会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这青年住在这里,都周围的环境必然熟悉,如果有什么机会,完全有可能顺利的进出死者的家,安放那些摄像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凭什么抓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趴在地上咆哮着,那名高级警司拉开青年的背包,里面放着衣服、充电器等,去朋友家玩要带衣服?

        而当打开背包里的小口袋时,那名高级警司瞬间激动起来,“肖顾问,你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肖唯源几人伸头看了看,那小口袋里放的,竟然是死者生前的照片,有穿衣服,也有没穿衣服的,看拍摄角度,明显是从上方拍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应该就是用摄像头偷窥时截下来的照片,然后又洗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说,你不认识对门的邻居,那这些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一宁抽了张照片出来,在那青年面前晃了晃,青年看着照片里的内容,抿着嘴,一言不发,一时间竟坦然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将青年和那些东西带回警务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说抓到了疑似凶手,刑事处的人一时都无法相信,不久前还卡在死胡同里的案子,连点线索都没有,怎么就突然找到凶手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在死者家中发现的监控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洪看着物证带里那两枚储存卡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刑事处的人也到死者的家中查看过,不过因为哪里并不是凶案现场,而且也没有什么可疑之处,竟未发现灯上的古怪和隐藏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他们刑事处一开始锁定的熟人,就是死者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死者在家中竟是被人时时监控的,而且在暗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的熟人?

        林洪抬头注视着安静坐在哪里玩手机的江一宁,一时感慨,这江侦探真是个高手啊,不仅对法医和技术方面有深入研究,而且仅凭只言片语,就帮他们找出了隐藏的嫌疑人!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江一宁之前提供的计算公式,已经在东南法医界引起了振动,现在都在研究那公式的可行性呢!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再等了,必须要抓紧时间行动!

        林洪在心中下了决定,将那两张储存卡交给技术员:“播放看下里面都有什么内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技术人员将那两张储存卡分别放进读卡器,由于那两张储存卡的内存较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看样子,摄像头设置的是发现人以后开始录像,所以里面拍摄的内容跨度时间较长,时间线前后持续了好几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最初的视频中,最先出现的,竟然是被害人对门的青年,而不是被害人!

        从监控视频中可以看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被害人田艺出门后不久,对门青年便打开了田艺的房门,走了进来,像是回了自己的家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门青年有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呆,有时和田艺养的英短猫玩,还喂猫罐头给那猫吃,有时还睡在田艺的床上,盖着田艺的被子…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在田艺和其男友深入交流后,对门青年还会翻看田艺的垃圾桶,看着那些用过的透明套,嫉妒的握着拳头,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掠过被害人田艺独自在家,还有其和男友在家的时段,其中的影像与田艺的男友说的一致,田艺流产后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,然后两人就爆发了矛盾,其男友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从什么时间起,田艺竟和对门青年接触上了,对门青年到田艺家串门,两人一起做饭、一起看电影、一起逗猫,像是相识了多年的老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在某一天,两人就滚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然后,被害人田艺的男朋友回来了,田艺和其男友从客厅到卧室,从卧室到阳台,整个屋子里都留下了两人战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是在28号天黑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门青年又来到田艺和家里,画面上看,两人的神色都很黯然,接着他们就一同走了出去,等到几个小时后,回来的却只有青年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对门青年神色慌张地摘掉两盏灯上的隐形摄像头,接着不忘将踩过的高脚椅和地面打扫了一遍,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段画面过去几天,再出现的就是死者的男朋友,接着是上门的刑事人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画面最后对准的,则是江一宁那深邃犀利的眼睛,以及伸向摄像头的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监控的画面很细碎,总的时间也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直看到天黑,才将相关的内容大致看完。

        先前一直认为凶手是陌生人的高级警司,率先开口道:“没跑了,凶手就是对门的青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多数人都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有人疑惑问:“可是,如果这些摄像头都是那青年放的,他为什么只取走了两个摄像头,却没有带着这两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青年只是拿走了他放的摄像头,留下的这两个,不是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总是慢江一宁一步的肖唯源缓缓开口,看着江一宁:“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一宁微微颔首,面无表情道:“是被害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年监控着被害人,默默注视着田艺在房间里的一举一动,而青年在田艺家中的一举一动,也被田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互不打扰,互相看着彼此,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,还短暂走到过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你注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同样在注视着你?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不禁头皮发麻,想一想这两人做的隐私的事,都被另外一个人看在眼里,还就这么持续下去了…

        细思极恐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