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二维码

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手机版

猎豹体育 - 都市体育 - 锦乡里在线直播 - 第191章 他很不一样了

第191章 他很不一样了

红人正在直播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皇帝凝坐不动,半晌道:“你可曾禀过你父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是皇爷爷交代的密差,为免有负皇爷爷叮嘱,孙儿任何人都不敢透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再凝视他片刻:“你是怎么怀疑上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俯首:“当日孙儿所骑的马匹虽是寻常马匹,但却是请太仆寺的马夫看过的,健康无疾,后来一路载着孙儿到达兴平这一路也得到了证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孙儿从县衙里出来上了马,就觉得有些不对劲,以至于到了南城,它就失控闯入了村子,并将孙儿甩下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孙儿醒来,就存下了疑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目光透过窗户望着庭院,片刻才收回来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闻言抬头,——知道了?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望着他:“你是皇孙,既然有怀疑,那自然不能小觑。这是大理寺该受理的案件,你也在大理寺,不如朕下旨,让你来负责彻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微了下,道:“孙儿若有彻查的本事,就不会惊动皇爷爷您了。再说此事孙儿也没有证据,万一只是弄错了,倒显得轻狂。孙儿只是把事情禀报给皇爷爷听,如何定夺,但凭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禀报皇帝,就是让皇帝来处理此事,以免先坏了他与晋王的情面,倘若他要是接了这案子,那么跟他直接出面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这么做,也不能这么做。况且,去兴平是替皇帝办私差,这件事究竟能不能对外透露,能透露到什么地步,他无法把握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再看他片刻,就拢住双手起了身,徘徊了几步他说道:“传卢崇方进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口王池躬身,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卢崇方刚刚准备阅卷,听说皇帝找,立刻到了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陆瞻也在,便也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道:“前阵子世子去了趟兴平,结果马匹失控把腿给摔了,朕怀疑不寻常,你去查查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崇方愣了下:“皇上说的可是三个月前世子那次受伤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三个月那次,世子也未曾别的伤。”皇帝瞥了眼他,脸色看起来有点阴凉,“去查清楚,朕要看看到底是谁敢谋害皇孙?”

        卢崇方凛然道了声“是”,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面向陆瞻:“往后有这样的事情,可及时来报。不必逞能自己查。上进固然要紧,性命却是第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孙儿谨遵皇爷爷教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点点头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跨出宫门,快步回到大理寺衙门,就见几个捕头行色匆匆往卢崇方公事房去了,知道他这是已经行动起来,便不动声色,拿起案上几本案卷,回了王府。进门的当口把侍卫传进来,道:“王爷若在府,便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池看着陆瞻离去,也进门到了仍在默立的皇帝面前:“皇上,这么巧,世子也在疑心这事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袖手凝眉:“你不觉得他很不一样了吗?方才朕让他领衔来查,他推拒了,换在从前,他是恨不能立刻请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池俯身:“今年的世子,确是老练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凝眉望着庭外,自袖子里掏出一物:“拿去给晋王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池讷然接在手上,却见是封不知什么时候被皇帝塞在了袖筒里的封好的信笺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理寺这里,卢崇方得了皇帝旨意,岂敢怠慢?当下找来了捕头,把皇帝的意思给传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捕头们纷纷挠头:“这都过去两三个月了,又没有任何线索给我们,这还要怎么查?这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也得查!这是圣旨!”卢崇方也很头疼不是?不然他就不会在殿上特地提到是“三个月前”了,但皇帝既然这么说了,他也只能照做。“不管怎么说,先把架势铺开来吧,查不查得着是一回事,查不查又是一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捕头们闻言,也只好应下。当场安排往兴平去的往兴平去,寻陆瞻问来由的问来由。一时间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番动静下来,衙门其余人自然看在眼里,也有心细的留了神,消息悄悄地传去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晌有客来访,晋王送客回来杜仲春就立在书房门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杜先生何事?”晋王边说边跨进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杜仲春跟进来:“王爷,大理寺那边来消息说,卢大人先前把捕头们都传去,说是要查三个月前世子坠马摔伤的案子。此事王爷可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蓦地在门下停步,抬起的左脚还在半空就抽了回来。“谁说要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是皇上下旨。王爷,此事您不知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保持侧身扭头的姿势站了片刻,方才收身回来:“不知情。为何皇上突然要查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早上世子曾进宫探过皇上,根据时间推算,应该是皇上有问过世子什么。不过世子受伤之事委实蹊跷,究竟何故伤在东郊他也未曾明言,在下倒也以为此事该查查,倘若真是人为,那么这下手的对象可就耐人寻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抿唇未语,看一看延昭宫方向,他道:“世子在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便不多言,抬步往延昭宫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宫门,门下太监立刻进内通报。

        翻着案卷的陆瞻就在窗户内抬起了头,目光在晋王身上落一下,然后站起来,绕出门口道:“父亲!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走进殿里,环顾了一下,转身望着案上的卷宗:“这么用功?回家了还不忘公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儿子就翻一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晋王把手收回来,道:“早上进宫了?你皇爷爷身子骨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。还下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你什么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了。皇爷爷问我早前坠马那事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。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凝眉:“因为儿子上次坠马坠的稀奇,按说我的马不会无缘无故失控,儿子想到父亲说过咱们身在皇家,须得处处小心谨慎,便就把心里的疑惑给说了,好让皇爷爷心中也有个数。无事则罢,一旦有事,起码也能让敌人暴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皇爷爷可曾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,说他倒要看谁有敢谋害皇嗣?还传了卢大人进宫,让他去查清楚这案子。父亲,我看皇爷爷很是上心,都说爱屋及乌,皇爷爷必定是看在父亲面上才对儿子如此重视。这么看来,立储之事您还是很有胜算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