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二维码

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手机版

猎豹体育 - 都市体育 - 陆太太复婚吧在线直播 - 521 蒋冬青才是目标,你只是工具(1更)

521 蒋冬青才是目标,你只是工具(1更)

红人正在直播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小坤一听蒋冬青让他明天就不要来了,整个人立即慌了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艾米姐之前有提醒过他,让他不要多嘴,是他刚才冲动了,他想道歉,但是,这个时候,蒋冬青怒不可遏的样子,也让他不敢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他这是第一次见到蒋冬青发怒的样子,之前的他,无论是在私底下,还是在镜头前,他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作为老板,蒋冬青真的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工资,还是福利水平,真的比别的老板要大方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属下,老板做什么,说什么,他有什么资格说看不下去,忍不下去这样的话?

        他是真的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是个开车的,让谁开不是开啊?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的话,就是这么个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向来说一不二,他说不让小坤开车了,就算小坤现在露出懊悔不已的神情,他也不会让他开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他心狠也好,说他什么也罢,他做事是讲究原则的,要是在小坤的身上,他这个老板要是开了先例,往后,他又如何管制手下的人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,他也不打算继续四处搞募捐了,但是慈善这件事,他依然会做下去,只是不需要这么多人了,他会成立一个机构,相信他的人,还是可以把善款捐到他这里来,不相信他的人,他也不去求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的命运,那就是早走,晚走,都得走,还不如早点走,早点去找更合适他的饭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,我会让财务部,多核算六个月的薪水给你。”蒋冬青说道,声音也放软了许多,也没有刚才的火爆跟气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哭丧着脸,“蒋先生,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不会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他,所以,摇摇头,“没有机会了,我希望你从这件事可以学习一个道理,以后,不管你走到哪儿,记住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,不要去编排你老板以及同事的是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坤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蒋冬青的手机响了,是艾米打过来的电话,看到艾米的来电,蒋冬青抿唇笑了下,把手机递到小坤面前,“你艾米姐来电话了,你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认为,对于艾米的失踪,小坤比他更担心,所以,这个电话,他让小坤来接,可以让他彻底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摇头,但是蒋冬青坚持,手机又一直在响,这一切,都在催着他赶紧接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接过电话,“喂,艾米姐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这话的的时候,简直就是头皮发麻,艾米姐之前千叮咛万嘱咐,他还是把事情搞砸了,现在他的工作也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,还是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艾米听到是小坤的声音,人也有点懵,随后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“我没事,你别担心了,把电话给蒋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小坤强忍住,没有说自己已经被解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接过电话,“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蒋先生,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,小坤这个人太年轻了,他不是故意打扰你的,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解雇他了,你人在哪儿?有什么话,回酒店说。”蒋冬青很直,既然不打算留小坤,他就会选择直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艾米也猜到是这个结局了,“那多给他三个月的薪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多给了六个月。”蒋冬青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替他谢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关系很好,也不白瞎了他为了担心你,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,行了,你既然人已经在酒店了,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挂了电话,然后用手机找了代驾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还想服务他最后一次,蒋冬青却不给他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代驾一到,小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就这样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眼巴巴的样子,落在有心人的眼里,那就是一个机会,就在小坤转身要离开的时候,一个刀疤男向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兄弟,被抛弃了啊?是不是没有工作做?要不要哥帮你找一份工作?”刀疤男笑得邪邪的,给人的感觉就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直接拒绝了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小母亲就教导过他,跟着好人学,才能学当好人,跟着坏人学,就只能当坏人,他从小虽然学习不好,但是是个正正经经人家的孩子,也想当正正经经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一看就是流氓分子的人渣,他不会与他们沆瀣一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坤转身走了,刀疤男也不去追,这种嫩头小子他们见多了,要是他们有另外的出路的话,他说什么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没有出路了,他就是什么都不说,他最后也会找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他,但凡当初有点别的路子,他也不至于混到今天这个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毁容后,连从前的朋友都认不出他来了,他之所以成为今天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都是某些人害的,这个仇,他一定要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他现在学会了忍耐,不会再像从前那么冲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静的等待最好的时机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回到酒店,去敲艾米的门,艾米开了门,她洗了澡,还点了一份口味很重的外卖,她头发湿漉漉的,还没有来得及吹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头发上的水珠滴下来,浸湿了前胸的棉质家居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艾米笑道,“不好意思,我还没有吃晚饭,所以点了份外卖,你吃过了吗?要不要进来尝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吃完了,换件衣服到我房间里来一趟。”蒋冬青实在是闻不惯那重口味的东西,酸酸臭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人就是很喜欢,但是他就是实在接受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十几分钟过后,艾米吃完了东西,然后又漱口,换了衣服,还抹了香水,才到蒋冬青的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艾米不会告诉蒋冬青,她为什么会吃这么重口味的东西,那是因为她之前遭遇的事情,她到现在都还有点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让蒋冬青发现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借此掩盖一点什么,她其实也不太喜欢那些重口味的食物,尤其是蒋冬青是一个追求低碳健康的生活方式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跟着学,也学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慢慢的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遇上事或者什么麻烦的话,可以告诉我。”蒋冬青帮她从他的冰箱里,拿了一瓶低糖果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谢谢,我没有,就是今天下午在俱乐部遇上几个老朋友,然后跟他们聊天,就把时间给忘了,之后,坐他们的车回去,把小坤给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艾米的解释,几乎没有什么疑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逻辑上是没有任何疑点,但是,这跟艾米本人的性格却是相悖的,蒋冬青知道她这是在撒谎,但是他们之间,关乎私事上的事情,她不肯说,他不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你来,就是要跟你说下小坤的去向,我知道他的情况,所以我会私人再多补三个月的薪水给他,几个月后,我也不需要助理了,到时候,我会核算一年的薪水给你,算是补偿,这些年,确实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蒋冬青这么说,艾米心里咯噔下,看来,蒋冬青是真的不打算继续用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之前,她还想要厚脸皮的留下来,那么,今天过后,她真的是既没脸,也没有立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蒋先生,谢谢您。”艾米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今天算是知道了,在她失踪的这几个小时里面,她其实是被人绑架了,人身都失去了自由,那些人知道蒋冬青有钱,也知道,他出面跟那些有钱人搞募捐,非常有能力跟手段,就使用非常手段,往她身体里注射了药剂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种会使人上瘾的药,她知道那其实是什么东西,她不想说,小时候,不管是家长还是老师,都警告过他们,是要远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她这次会被人强硬的注射进这种东西,她看过太多新闻,知道那东西有多么的厉害,她时时刻刻神经紧张,就怕会在蒋冬青的跟前,暴露她丑陋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几天,还是让小坤帮你开车吧,不然,你这进出,没有个专门的司机,也不方便。”艾米建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市政的人有安排司机,只是之前,我没要罢了。”蒋冬青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小坤的工作,其实是他看在艾米的面子上,也同情小坤的情况才给他的,让他体面的赚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他的同情,不是他可以肆意任性的资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艾米点点头,然后又想到了什么,她看着蒋冬青,突然问着,“蒋先生,如果我真的遇上麻烦,您真的会帮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着,在蒋冬青的眼里,她只是个下属,跟蒋冬青没有过硬的关系,她遇上的这些事情,蒋冬青真的会不计前嫌的帮她吗?

        她猜蒋冬青不会的,老板这嘴上客气,都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回头,她转念一想,蒋冬青这是做慈善,公众形象良好,她只是个小人物,之所以被人绑架,其实还不是因为那些人,早就把目标盯上蒋冬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爱蒋冬青,就算这辈子得不到蒋冬青的回应都好,她也是爱他的,所以,她不能成为那些人拿去伤害蒋冬青的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的办法,就是跟蒋冬青坦诚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她不说,那些人迟早还是会找上蒋冬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只要你愿意说。”蒋冬青把主动权还是放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艾米咽了咽口水,然后开口,“蒋先生,我失踪的这几个小时,其实不是我刚才说的那样,我是被人绑架了,那个人是之前卖我消息的人,她说她认识陆太太,还拿出陆太太的照片,我检查过,不是合成的,所以,我就信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,等你见了陆太太后,才知道,她早就不姓宋了,你告诉我,我就去找那个人,结果,她也跟我承认,又解释一大通,说不是故意骗我什么的,她还主动说,给我造成的损失,她来赔偿,我本来是不想跟她过多纠缠的,我上个洗手间出来,喝了一口水,我之后就晕了,再醒过来,我看到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,他威胁我,说已经给我注射了会上瘾的药,让我不许声张,最后他送我回来的时候,说了一句话,小姐,我们不是针对你,谁让你是蒋冬青最得力的助手,那就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不解,扪心自问,他应该是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才对,为什么会有人这样跟艾米说话?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还是他连累了艾米?

        蒋冬青站起来,艾米脸上有惊慌的神色,她看着蒋冬青,一脸的胆怯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下午的事情,艾米还是会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怕,我现在带你去医院,我们先去检查身体,不管是什么东西,就算是那玩意儿,我会陪你戒,你自己也要加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艾米看着蒋冬青,感动得很,她就知道,蒋冬青是个好男人,她喜欢他,是她眼光好,但是她自己不够好,也配不上这样好的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