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二维码

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手机版

猎豹体育 - 都市体育 - 娇宠神医世子妃在线直播 - 第309章 纸条

第309章 纸条

红人正在直播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听江泓嘉这么说,怜静虽然盯着卖身契好一会儿,但见田费没有出声,她便也只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这一点先前他们就已经商量过了,所以田郎才没有开口。她又是弱势的那一方,自然没什么拒绝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没有人出声反驳,那自然都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两方人道别。江裳华只交代田费,明日一早就交代佃农们开始劳作播种,她也会到场巡视。

        田费明白,他该开始工作了。并在心里暗暗打气:他要投桃报李,报答东家慷慨大义,帮他赎回意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回到江宅时,已经不早了。奔波了一日,江裳华尤其疲惫,她体虚的毛病这就体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瞧那两个大男人,都是若无其事的模样。只有她一人,四肢百骸都提不上气力,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江泓嘉命下人准备晚饭,让妹妹及妹夫吃过晚饭再回别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知道妹妹体弱,便让江裳华在客房之内休息一下。江裳华半躺了一会儿,稍微觉得好了那么一点儿,这才想起黎珏跑不见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便没了休息的心思,出声唤道:“绝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绝影果然在,虽然没有现身,但下一刻便应声:“世子妃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去哪儿了,怎的不见踪影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答:“别院那边来报,说有客人来了。想来应该是余大夫到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克州城后,余永竹独自上路,他没有武艺傍身,又没有马车,自然不敢像三人一样露宿荒野。脚程便慢了一点,比三人晚了三天抵达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裳华颔首,绝影又道:“世子妃不必担心,世子安排好余大夫的住宿,应当就回江府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偷眼瞥一下梁上等犄角旮旯:“那个暗探……还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在,我想他的目标应该是从世子身上刺探情报。世子一走,他便也尾随而去了。”绝影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暗探还真是目标明确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知黎珏行踪,江裳华也放心了一些,便交代绝影:“如果世子回来记得告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珏也确实回得很快。绝影甚至来不及知会一声,他就已经推门进去客房了。“溪儿,休息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,我在这里。”江裳华从内室走出,迎面碰上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进门就找自己,她当黎珏有要事与她说呢。可他却一言不发,将一个纸条塞给她。江裳华疑惑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黎珏眼珠子却一瞥向顶上,江裳华顿时会意。默不作声将纸条握在手心出门去。待站在院落之中,确定周围空旷,无人能窥视到纸条内容,她才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是刚拿到纸条,方才肯定是不方便对话,黎珏才不开口,只让她自己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纸条上只有寥寥数语,江裳华一眼便看完了内容,顿时有些欣喜:玄卫找到师父了,话也已经传达!

        最让她欢欣鼓舞的是,师父已经向苏州赶来。落款日期是七天之前,那么想来,不出三五日师父也就该到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!”一想到成婚之日,虽然师徒二人面对面过,但却不曾说上一句话,江裳华便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父认不出换了皮囊的她也罢,她虽然认出了师父,却因师父一袭黑衣蒙面而不得相认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师父到了苏州,师徒二人总能相认了吧!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江裳华犹豫一番,又觉得不好。毕竟背地里还有一个暗探,她总不好袒露自己的身份,说是莫宁溪吧?

        那这消息一传回京城,恐怕一石激起千层浪了。外人怎么看她,她且能不介意,可是江家这边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欺骗!

        占了人家女儿的所有,身份、待遇、殊荣,结果却是个假的,这让江家父母怎么能接受啊?

        江裳华有些头大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黎珏见她在院中踟蹰不定,便从身后环住她的腰身,给予她所有的温暖和力量,轻声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垂下眸子,“我看过纸条了,师父过几天就能到,我想和她相认,却又怕暗中的眼线,暴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。更怕、看到江家人脸上有失望的表情,毕竟我是个假货,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你都是我的溪儿。”黎珏面容正色道:“如果你担心自己的身份会暴露,那我一定竭尽所能,把所有对你不利的可能性抹杀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露出杀意,江裳华赶忙拦住他:“你别冲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杀一个暗探事小,得罪皇帝事大。不到万不得已,其实江裳华也不愿意杀了暗探。打草惊蛇,这注定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裳华劝道:“其实事情还有很多种解决方法,还远没到那种地步。或许我们可以找到既不不暴露身份,又能和师父相认的方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比如?”黎珏凝眼望着她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裳华假设道:“比如,找到能证明自己身份的法子……有了!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的灵光一闪,让江裳华十分雀跃,险些跳起来。想要证明自己身份和师父相认,那其实并不难啊!

        还是黎珏抱住了她:“瞧你,乐得都不稳重了。有想法就好,那溪儿自己安排,我就不过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”江裳华颔首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好此时,院落外传来丫鬟的声音:“小姐、姑爷,已经可以用膳了,少爷命奴婢请两位到膳厅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应了一声,双双出门而去。半途中,黎珏又问她:“明日你又要去小田村,听说是巡视?可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裳华摇头,又调皮一笑:“世子别去小田村,那暗探便不会跟着去。如此,保全了我的产业秘密,便算是帮上我的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黎珏摇头苦笑:“所以我一直和你一起,倒是碍着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世子碍着我,谁叫世子身后有条小尾巴呢?”江裳华取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小娇妻毫不留情地嘲笑,他自然对暗探更是不爽快了,又嘀咕着道:“所以啊,就该找机会把这小尾巴解决掉。他跟的不烦,我这被跟的反而被限制住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