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二维码

猎豹体育

猎豹体育手机版

猎豹体育 - 其他体育 - 修真大福星在线直播 - 二百六十二章 父子决裂

二百六十二章 父子决裂

红人正在直播: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、
        月影如一把抱住白芙蓉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芙蓉却不知道哭泣,而是忽然惊厥道:“大手陨落?那小武呢?师弟呢?影如你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姬武在他身后平静的说道:“师姐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他真的平静下来,姬静空已经有了选择,虽然是他儿子,可是从对方刚刚的眼神里,他知道这个儿子已经不属于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暴怒能解决问题么?

        又不是他杀了熊大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只想弄清楚,禅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回元大陆,带走姬静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巧合?还是故意为之?

        稍稍静下来,他就想到了其中问题所在,十有八九,首陀山也被利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里是佛门,在修真世界里,佛门一向置身事外,不招惹到他们,他们也绝对不参与到世俗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修真者眼里,在那些大宗门眼里,在底蕴十足的修真家族眼里,佛门是可笑的,除了能骗骗懵懂无知的普通人外,佛门没有任何值得人称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很多人对佛门有天生的排斥,因为佛门诞生于魔道,佛门功法衍生于魔道功法,故意把自己弄的置身于世外,泯然众人,有很大层面就是为了掩饰自身修炼功法的缺憾和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武就属于这种人,内心深处对佛门有天然排斥,他不喜欢魔道,不喜欢拿普通人不当人的作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姬武反对姬静空投身佛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研究过佛法,认为故弄玄虚和刻意掩饰的东西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佛法希望能脱离于魔道,跻身人道,可事实上佛界没有具备这种天赋的人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剥离了魔道后,佛法变的四不像,威力没有了不说,剩下的东西也无法自成系统,到了仙界的层面就没有任何发展前途,属于那种跟在修真后面也追不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佛门并不学习修真的理念,反而自己另立一界,让自己模糊起来,用一些含混不清的概念蒙骗世人,走一条侵吞小众,迷惑大众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更让姬武瞧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他瞧不起佛门的人,他就连这条道都瞧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世事因果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瞧不起佛道,佛却选了他儿子作传人,看姬静空的样子,虽然年岁不大,却已经是一个彻底的佛信徒。

        眼中的坚毅让姬武完全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武吁口气,低头看了看禅越,禅越伏身在地,不敢有丝毫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看了看远处的湮灭法师。

        湮灭满脸血迹,也不擦试,居然坐在那里开始颂唱经文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武微微听了两句,是大悲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脸上没有肌肉,所以他咧嘴一笑时,让人觉得很滑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问湮灭几个问题,可白芙蓉这时却伸出一只手抚摸着他的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……师弟?”

        姬武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首陀山害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姬武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需要首陀山的人给他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的根本就在于禅越为什么会选择这个时间点去找姬静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姬武不回答,白芙蓉蓦然回头走到禅越身前,屈膝跪在禅越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当年师父送我师兄妹三人入首陀山修心敛性,您对我们照顾有加,芙蓉在这里给您磕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重重叩首。

        禅越微微抬了抬头,看见白芙蓉梨花带雨的神情,立刻说道:“荆会长给首陀山送了祈福,小僧照顾你们师兄妹理所应当,白仙子不必如此重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子书卿也从后面过来给禅越跪下施礼,感谢他当年的照顾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师兄妹同时又磕头道:“阮经若陨落,我们师兄妹也替他感谢大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禅越心里一紧,赶紧回礼:“二位千万别再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白芙蓉才直起身子,依然跪问道:“可是今天,首陀山缘何要害我师弟?令熊大手陨落,还请大师明示?”

        禅越浑身一抖,猛然抬头看向姬武一行人,这才看见姬武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瞬间惊骇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去迎接佛陀,怎么会害姬武?当今世俗界,谁敢害姬武?

        不要说他禅越,就说首陀山,哪怕是举宗门之力也不敢招惹姬武,跟以卵击石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    东方灵薇蹙眉,显然禅越不知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武却觉得白芙蓉问的不对,上前一步,冷冷问道:“我只问你,谁让你去迎接静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禅越又是浑身一抖,他明白了,这事儿跟带走姬静空有一定关系,可什么关系他却不知道,只是,带走姬静空这事可不是他主动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眼神下意识的回望了一眼湮灭。

        湮灭的话声随即传来:“是老衲让禅越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人又飞了出去,这次是被林雪花扇飞的:“跟谁俩说话老衲老衲的?特么听着就不舒服,就说你这个秃毛让去的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湮灭瞬间喷出几口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陀山几万僧侣看在眼里,恨在心里,目光露出敌意,却没人敢说话,全部盘坐于地,双掌合什,眼目微张,颂唱经文,依然还是大悲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湮灭刚飞出去,又被百里真一抓了回来:“说,你怎么知道姬小主是佛陀转世?”

        湮灭摇头:“他不是佛陀转世,他是生而佛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里真一语气一滞:“我管他是转世还是生而,就问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傻,湮灭的修为摆在那里,就算有什么佛门密法,也不可能作到未卜先知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有人告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湮灭却紧闭双眼,倔强的回答道:“是老衲自己推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雪花刚要再动手,被姬武拦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湮灭,你是想看见首陀山烟消云散么?凭你,也能推算出静空的命格?”

        湮灭微微睁眼看了姬武一眼:“姬少主,天机不可泄,老衲能说的就这些,如果因为老衲的鲁莽,造成了严重后果,老衲愿意承担一切责任,与首陀山无关,与禅越师弟无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雪花怒喝一声,出掌劈下湮灭的一只臂膀:“你说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蓬鲜血喷出,周围僧人颂唱经文的声音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武的颧骨抖了一下,把熊大手的尸体重新收好,回头怒视湮灭:“湮灭,别说我没提醒你,熊大手陨落,几十位卫队前辈陨落,都跟净空被带走有关系,你一个人担不起这份责任,哪怕你首陀山尽数陪葬,也担不起这个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东方灵薇插话道:“没错,湮灭法师,你首陀山几万年也没走出一个大法师,可一日间就造成青武军几十位大乘阵亡,不要说还有熊大手,这个责任你真的担不起,如果今天没有结果,银星系世俗界恐怕再无佛门,你一定要考虑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湮灭瞬间瞪大眼,看着东方灵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灵薇说的很平和,可湮灭清楚,她不是威胁,她是在告知自己,不要一错再错,姬武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银星系佛门,真容易因为他一念之差,传承尽毁。

        湮灭不怕死,也可以死,可如果因为他,导致几万年的积累土崩瓦解,他死了也无法面对佛祖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虎毒不食子,姬武不会杀自己儿子,也不会杀禅越,可偌大星系,如果只剩下两个僧侣,一切都将成为空谈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将来姬静空真成了佛陀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湮灭已经没有了大师风范,他要跟姬武谈条件,他要保住佛家传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姬少主,我可以说,但是佛门弟子无辜,还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了,你死,首陀山灭,首陀山弟子可以另寻他处,此地只有雷音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说完,就看见姬静空浑身不住的颤抖,忽然跪在姬武面前:“父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武哼了一声:“出家的和尚,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怎么会有父母?怎么会有家人?我不配作一位佛陀的父亲,你也再没有父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凰悲呼了一声:“夫君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姬静空再次浑身颤抖不已,跪伏在地,嘴唇青紫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佛门教义,关于孝道一说都是牵强附会,大唱假大空,毫无孝悌可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很多修真者鄙视佛门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姬武一言命中佛门最弱之处,姬静空怎么能听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影如也冷笑三声,泪湿青石:“静空,记住你父亲的话,哪怕你是佛陀,你首先是个人,你父只有你一子,哪怕你延续了姬家血脉,留下传承,再穿僧袍,也没人会怪你,大娘一直宠你,可今天,大娘一样骂你,你不配为人,既使将来真成佛陀,也不会有大作为,佛门有你不为幸,姬家有你却为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姬静空此时整个人已经抖若筛糠,月影如更是句句诛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凰无助的轻呼:“影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心疼儿子,可现在是姬静空自己选错了路,偏偏孩子又不肯回头,她左右为难,心力憔悴。

        姬静空忽然对姬武连连磕头:“孩儿谨记父亲教导,法号姬传孝,将来必会生儿育女,送回姬家接受传承,请原谅孩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瞪大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法号姬传孝?这是留了姬家的姓氏,还要生儿育女?姬静空你确定自己将来要作佛陀?

        若干年后,姬静空真的实现了自己所说,也真的成为了一代佛陀,被称为普孝大佛,著有《难孝经》,在乾坤镜宇宙世界里授法传道,开创真佛门,父子才再次相认,落泪成海,被称为佛孝海。